打假无利器 涂料造假仍持续

icon 2014-09-13 12:04:04
icon 0

摘要:假涂料屡禁不止,除了已形成地下造假产业链、与执法者利益均沾等原因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打假无利器。史上《最严环保法》,是涂料行业走向环保的最大法律依据。

  金九银十,建材的黄金季,也是假货的黄金季。

  诸多假涂料亦将趁此天时群魔乱舞,达到一年之中假货纵横的巅峰,于金九银十建材黄金季分一杯羹。

  假涂料屡禁不止,除了已形成地下造假产业链,与执法者利益均沾,相互勾结等熟知的原因之外,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打假无利器。

  史上《最严环保法》,是涂料行业走向环保的最大法律依据。不环保罚破产,不达标别生产,是最严环保法的执法利器,也是淘汰落后产能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若是有一部《最严打假法》,拥有“敢造假罚破产,敢假打别执法”的打假利器。生产假货的厂家只能选择是从此消失,或是改邪归正,那么,这对正规经营的厂家将是最大的品牌扶植,也是对《最严环保法》最大的配套,可谓从一正一反两个方向立法,对传统行业向环保转型的政策支持。

  涂料企业的防伪手段在升级,但造假涂料的企业,其造假技术也相应升级,真可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根据对国内多个建材市场的走访,发现制假售假很普遍,造假在与时俱进。造假技术在更新,造假窝点更隐蔽,造假产业链更完善,利益分配更合理,售假渠道更宽泛。

  不想买到假涂料,先要对现在的假涂料知己知彼。

  市场售假很普遍

  笔者来到某知名建材城。在一排销售涂料的店铺里,笔者询问摊主立邦、多乐士有无便宜的,摊主指着货架上一种小桶装的立邦说:"这种最便宜,卖130元一桶。"笔者随后表示自己要帮某个学校做工程,需要大量立邦涂料,但价格太高就没法赚钱了,摊主称:"要更便宜就只能是假的了。"

  笔者询问摊主是否有假冒的立邦涂料,摊主脸色立刻变了,一字一句地告诉笔者:"我们这个店只卖正品,假一赔十。"随后,笔者表示自己需要2吨便宜的立邦涂料,摊主小声地说:"最近工商查得严,我们都不敢轻举妄动,平时市场里谁不卖假冒的立邦涂料啊?尤其是做大工程的,买名牌涂料给对方看个外壳,里面用什么谁知道?"

  摊主随后拨通了一个电话,向一名生产假冒涂料厂家的女士介绍情况。这名女士非常谨慎,表示最近风声很紧,她不便露面,电话里给笔者开出最低65元一小桶的价格。随后,笔者假称要多踅摸几家比较后离开。

  在另一家建材城,笔者询问时情况几乎一样,摊主们都很谨慎,但听到要大量货时,都表示可以从厂家拿到假冒的立邦涂料。

  回收真桶灌假漆

  涂料桶是真的,都是大品牌,上面的条形码和防伪电话,都是真的,里面装的涂料却是假的。这让普通购买者防不胜防。

  同样品牌的油漆,两家店卖的价格却迥异。居民李先生对价格便宜的油漆产生怀疑,向工商部门反映。经查,原来这些便宜的“品牌”油漆都是不法商家收购真桶,二次灌入的假冒漆。

  据了解,8月15日,广西省融水县工商局执法人员来到寿星路一家因价格便宜,备受顾客青睐的装饰材料店发现,店内有“立邦”、“多乐士”等品牌的墙面漆,每桶售价仅为200元。而市面上其他店面销售的同品牌同规格的墙面漆,最便宜的都要400元左右。

  经执法人员仔细检查发现,漆桶比较结实,并不像其他假冒产品一样不堪一击。观察外包装,文字比较模糊。执法人员试图拨打外包装上的联系电话,提醒是空号,防伪涂层码也无法刮开。

  当执法人员问其进货单时,店主说,这些墙面漆都是游商上门推销的。经与厂家沟通联系,再仔细询问调查。执法人员得知,原来这些桶是真的,而标签是假的。一些不法商家专门收购使用过后的品牌空桶,重新灌入假冒伪劣的油漆,再贴上类似标签,以低价吸引、糊弄消费者。

  执法人员发现,该门面共有类似的假冒墙面漆27桶,重达500多千克。当天,执法人员对这些油漆依法扣押。

  涂料桶回收产销两旺

  这些装假涂料的真桶是从门店以10-11元回收的,然后再以15-16元卖给造假涂料的厂家。

  真桶灌假漆,走货快,而且卖桶的收入恰好可以弥补外资大品牌涂料日益下滑的零售利润,所以卖桶的店面很积极,买桶的厂家很积极,倒桶的倒爷自然积极,涂料桶回收等相关产业链很是畅通。

  近日,苏州市吴中区横泾镇上的一家油漆生产厂家老板李某,因涉嫌注册假冒商标被吴中公安分局取保候审。

  不久前,吴中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在对横泾镇上庄路的一家涂业有限公司进行突击检查时,发现该公司的厂房内,摆放着“立邦”、“鳄鱼”等桶装涂料。工人们正在以灌装形式,起劲生产假冒“立邦”涂料,现场查获假冒“立邦”牌涂料133桶、“鳄鱼”牌涂料76桶,价值3万多元。后该厂生产经营者李某被警方控制。

  事因今年5月份,李某舅舅的工地上需要用一批“立邦”墙面漆,李某便想着用自己生产的油漆,假冒知名立邦漆赚点外快。他便购置了立邦的空桶和标签,偷偷生产起了立邦漆。

  转眼到了6月份,李某接到了“鳄鱼”漆的订单,便又购置了一批“鳄鱼”的空桶和标签,直接生产起了鳄鱼漆。其实桶内灌装的都是厂里生产的外墙漆,粘上了知名商标后,摇身一变,这些漆身价陡增。但这些假冒油漆还没有运出厂门,就被执法部门抓个正着。

  发票和证书都是真的

  假涂料不仅装在真桶里,而且服务也很体贴,想的也很周到。

  他们不仅提供检测证书和专卖店正规发票,还在专卖店调色,对走账和报销都很方便,这让经验不丰富的购买者难以分辨的同时,却让购买者方便报销和入账,应付检查。

  造假者与专卖店的勾结,让很多购买者以买到了便宜的品牌涂料为由,邀功请赏。因为有真桶,有真发票,有真证书,配色也与专卖店的一样。

  笔者与生产假冒涂料厂家的张先生取得了联系,约定在某建材超市前见面。笔者赶到时,张先生将一辆河北牌照的面包车后备厢拉开,车里放着三四桶涂料,分别装在立邦和多乐士的桶里。张先生打开其中一个大桶,找了一根木棍,一边搅动一边告诉笔者:"大桶装真立邦能卖330元,现在这种涂料只卖250元,我给你开出最低价格了。"笔者注意到,不远处还有一名吃冰棍的男子一直在监视周围情况。

  张先生表示,虽然是假冒涂料,但检测证书和发票他们都具备,而且可以给笔者开出每桶330元的发票,"把发票和证书拿给发包单位,名牌涂料的所有证、据都齐全,而且我们调配颜色都在立邦专卖店,颜色非常标准,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假涂料有防伪条形码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没有买家会挨个去验证防伪码的真伪,只要涂料桶上的防伪条形码清晰,假涂料也成真的了”,专假涂料多年的陈老板说。

  “全是假的,当然一眼就看出来了,而在10桶油漆里掺一桶假漆,桶是一样的,证书、条形码是一样的,既可以降低成本,增加利润,也不易被发现。给售假者留有退路。”

  日前,上海一家建材门市部上写着“厂家直销”的字样,门口摆满了防火涂料和各种名牌涂料的样品,我们假意上前购买涂料,发现这批刚被送入的“防火涂料”产地竟然标明是浦东某企业生产的。据了解,几乎每隔几天,地下工厂就会向这里送货。

  陈老板告诉我们,他的“多乐士”售价只要150元,而正宗多乐士同款涂料的价格在建材超市最高为288元,最便宜报价也在245元以上。据知情人向我们透露,这种伪劣涂料的原料每桶价格大约为25元左右,而假冒名牌涂料的铁桶可以从装潢公司购进旧的,也可以专门定做,价格从5元到10元不等。因此,一桶假冒名牌的涂料算上人工、租房、用电等费用,成本最多只有60元,每桶的暴利达近百元。

  我们从陈老板那里获取了一桶假冒“多乐士”的涂料,拨打了厂家销售服务电话进行查询,果然不出所料,这桶“多乐士”上的防伪条码和生产批号,在厂家的相关数据记录中均无踪影。

  造假窝点多在城郊

  涂料造假者多会把窝点选在人烟稀少的城郊,避免扰民,避免暴露。因为造假当然要避开人烟稠密的市中心,生产时有噪音和污染,油漆味也会很大,一旦扰民,惊动了媒体,赶上了严打,后果不堪设想。

  近日,在一位知情人的带领下,先后到兰州市的焦家湾、彭家坪、青白石等城郊一些犄角处暗访了几家加工涂料的“黑作坊”。我们在彭家坪一处院落中看到,该院落从外观上看是一处荒废的院落,可是我们站在高处时,发现里面异常热闹,工人们忙碌的身影就能看出这是一家规模不小的造假基地。据知情者讲,彭家坪像这样的作坊有很多家,这只是其中的一家。由于大门紧锁,他们不知道到底是生产什么涂料。

  随后,我们跟随知情人又来到彭家坪另一处加工涂料的“窝点”,场景与之前的“黑作坊”如出一辙。我们以购买涂料为由,走进了这家窝点厂区。看到有人来,工人们似乎很警惕。后来,一个自称是老板的男子出来后很谨慎地说:“我们这里只是简单加工后运往外地,运到外地后我也不知道做什么。”之后,这位老板便不再言语了。我们注意到,该院落中堆满了钛白粉和一些腻子粉,并且也有生产涂料用的机器。我们指着正在运作的机器,问老板是做什么用的?老板说:“是在搅拌涂料。”

  淘宝成售假新渠道

  随着光棍节成了网购狂欢节,电商平台也引起了造假者和售假者的关注和重视。

  一位涂料购买者述说了自己在网上购买假涂料的经历。(以下为买家自述)

  首先,我收到卖家华润漆后,因发现商品型号不符(我买WZ1801卖家发S80000),我在旺旺向卖家询问。卖家说发我的没错是惠涂易,我才发现卖家在淘宝宝贝描述时就存在故意误导。因为WZ1801官方正品属于超饰易系列,而卖家写的是惠涂易WZ1801。这就给他发货S80000埋下伏笔,因为S80000才真正属于惠涂易系列。

  卖家在我发现货品不符后,狡辩S80000与WZ1801价格相仿,属于工人发货失误。据我所查,S80000与WZ1801价格有一定偏差,WZ1801绝对要高于S80000。从这一点,我进一步怀疑卖家再卖假油漆,而不仅仅是发错货的问题。

  我申请退款后,卖家消极应对,明明一直在线,却一直等到淘宝系统自动达成退款,拖延我退货。

  我向卖家索要退货地址,卖家在旺旺告知,退货地址是“上海宝山区 15618552596 喻经理”,而不是淘宝中“上海市浦东新区上海市浦东龙东大道1号汤臣高儿夫别墅(别墅装修效果图) (201204) 赵经理 15618552596”。

  因此敏感的买家怀疑,这家网店销售的是假涂料。

  这家网店销售的涂料是否是假涂料,执法者并未查证。但淘宝曾取消数千家售假的网店,间接地告诉我们网上销售的涂料中,确实有假的。

  造假成常态

  据了解,我国油漆行业一线品牌有30多家,生产企业有8000多家,有“高端货”,更多的则是适合普通消费者的“中端货”。涂料行业油漆工吃回扣您也许早有耳闻,建材行业多个“造假潜规则”浮出水面,有人称“作假已经成为油漆行业的共识”。

  在工程墙漆中,以中端氟碳漆代替金属漆,把普通水性漆加入弹性中层料,就可冒充弹性外墙漆。

  在采访中,嘉宝莉的一经销商表示,如今造假的手段越来与猖獗,前不久在甘肃捣毁的一家涂料造假窝点,假冒的也是这次案件中提到的这几个牌子,市场已经出现了一种怪象,大量仿冒品都是这几个品牌,价格高低不一并且都有证书和发票,如何让消费者分辨真假涂料已经成了一大难题。

  造假产业链的利益分配合理使得造假产业链生命力极强。

  第一,一个仿制桶中介“扒皮”5元:王先生对我们透露,捣毁制造假油漆桶的窝点是打假的关键,正是因为由名牌油漆桶,假油漆才得以改头换面。据知情人介绍,一般来说,他们购买一个新的乳胶漆桶需要花费16元,据了解,实际上一个桶进价只有11元左右。第二,据了解,假冒名牌油漆证书、发票一般齐全,颜色调配往往可以在专卖店,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第三,承包商得大头一吨能赚万元:制假者频频喊冤,认为对制假者来说利润并不大,“工地承包商利润是我们的20倍”,前来订购“名牌”乳胶漆的客户到了工地之后,他们会按照名牌乳胶漆的实际价格报账。

  打假无利器,造假仍持续

  一涂料业内人士告诉中外涂料网,造假已成为一种常态,打假往往只是罚款等简单手段,力度不大,不持久,不能够从根本上杜绝造假行为的再次发生。这样的打假不是真打而是假打。

  之所以罚款无效,是因为罚款金额没有动摇造假者及其造假产业链的根本。

  低门槛的造假,入行很容易,造假涂料的钱很好赚。郊区租个房子,弄个反应釜,弄个配方就可以开工。

  低风险的高回报,拿出三分之一的造假所得交罚款,依然很有赚头。间歇性的打假,不痛不痒地罚款,造假企业根本不在乎。

  成熟的利益分配,使造假产业链的配套服务相当完善,使造假产业链的自我修复能力很强。只要打假野火烧不尽,很快造假春风吹又生。

  如果像最严环保法一样,出台一部最严打假法,或许能收到些实效。

  敢造假,罚破产,而且按日计罚,不设上限。罚一次,就动摇其根本。敢勾结,别执法。勾结一次,就取消终生执法资格。

  打假无利器,造假仍持续。

  造假者和执法者的头上,如果不挂上一把达摩克利斯之剑,造假产业将永远繁荣地持续下去。

声明:新浪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标签:

  • 资讯专区
  • 图片专区
  • 产品专区

申请免费量房验房

icon

请输入1000以内的建筑面积

icon

请输入您的姓名

icon

输入您正确的手机号码

icon
获取动态密码

请输入验证码

icon
5
恭喜您预约91装修服务已成功
稍后会有客服联系您